2014年2月22日19時10分,媒體人陳揚發出一條微博:“非常抱歉:今明兩晚‘陳Sir 車電臺'節目暫停。”
  當天9時40分,他的母親,原廣東省委宣傳部離休幹部、羊城晚報知名記者周毅不幸病逝,享年八十三歲。
  今日10時,廣州殯儀館,周毅老人的遺體告別儀式在這裡舉行。社會各界人士在此與她告別。
  羊城晚報記者
  豐西西
  八年青春無私奉獻
  一生常憶晚報情緣
  周毅,原名周本真,1931年出生於廣州。童年時隨家人流離輾轉至貴州,抗戰勝利前夕轉赴重慶,投奔人民教育家陶行知為戰區難童創辦的育才學校,併入讀文學組。15歲時發表處女作小說《撿煤渣的金生婆婆》。194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,1949年被調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,隨軍南下回到廣州。
  21歲時,周毅從軍隊調入《南方日報》。1957年10月,她參與了《羊城晚報》的創刊,成為了一名“晚報人”。
  “在晚報8年記者生涯的鍛煉,使我終生受益。儘管我已漸入晚年,但至今我對生活仍然充滿了熱情……也非常樂意到生活中去捕捉新鮮事物,而且盡可能迅速地通過我的筆傳遞給讀者,這是我參與全國第一家大型黨辦晚報的採寫工作所給予我的酬報。”這是周毅1992年12月3日寫下的一段話。
  8年間,從一名懷著忐忑心情搶發當天稿的年輕記者,到雷厲風行的採訪部副主任,和大多數晚報人一樣,周毅在這裡奉獻了最美好的青春。
  1960年3月的“英德馬口火災”報道多年來讓眾多晚報人引以為豪,周毅正是前往火災現場採寫報道的兩名記者之一。多年後,周毅仍清晰地記得當時的情形:時年不過30歲的她與另外一名同事一起,到現場“一面聽、一面哭、一面記”,迅速完成了一篇篇感人肺腑的現場報道。報道刊出當天,在廣東引發了強烈反響。
  乘舟出海譜漁光新曲
  奔波千里繪怒劍出鞘
  而讓周毅數十年後都感慨萬分的則是另一篇報道。1961年春天,她歷盡艱辛登上我國第一艘女子漁輪——“三八船”的故事。她與女海員們一起在海上生活了幾天,同吃同住,在海浪搖曳中聽她們講述自己衝破阻力爭取出海的故事。採訪歸來後,一篇名為《新漁光曲》的稿件發表在了時年3月8日《羊城晚報》的《花地》版。
  在周毅曾經的同事、原羊城晚報社總編輯關國棟眼中,這名風風火火的女政法記者工作非常積極,接到任務後會迅速又出色地完成。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1965年8月,他與周毅一同前往汕頭報道“8·6海戰”的情形。
  “當時得到消息後,由晚報編委楊家文帶隊,組織了3名記者一同前往。時間匆忙,上午接到任務下午就出發了,周毅作為一名女記者,沒有絲毫猶豫,就和我們一同出發。”到達之後便是分頭採訪,最後由楊家文編委組織合成了一篇報告文學《怒劍出鞘》,在《羊城晚報》上推出了兩個整版的報道。
  回憶起這段往事,關國棟記憶猶新,當時周毅家裡還有孩子要照顧,但她卻毫無怨言。平時工作中,周毅也表現得很突出,當時加班寫稿的記者中,經常可以看到周毅的身影。得知周毅病逝的消息,關國棟深感惋惜,“希望老同事一路走好”。
  工作繁忙母愛深沉
  悠悠寄語情深意長
  陳揚眼中,母親是一個特別講規矩的人,寫稿時總是一絲不苟,字必須在方格中,不偏不倚。而個性率真、熱愛自由的陳揚卻總是寫得“龍飛鳳舞”。
  “心如南山跑馬,易放難收”,這是周毅經常跟兒子說的一句話,“以前不明白,現在終於明白了。”陳揚說。
  “人皆養子望聰明,我被聰明誤一生;唯願孩兒愚且魯,無災無難到公卿。”2月27日12時29分,陳揚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裡貼出了蘇軾的這首詩,這是母親生前經常提到的一首詩。陳揚附上了一句話:“愚且魯,我做到了”,似乎是對母親的回答。
  豐西西  (原標題:這一生,已遠去 這一世,情永存)
創作者介紹

成長片段

gk91zdlaz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